荒狗脑洞abo

杀手大天狗o&刑警荒a

作为发情应急处置,荒和大天狗来了一发,都没身寸,谁想到大天狗就有了。先上车后补票,谈不上有什么感情的俩因为孩子结了婚。

结婚揣包子大天狗都没有异样,可惜生出来就再也回不去了。荒日常加班&出差,剩大天狗一个人对着除了吃喝拉撒就会哭的新生儿手足无措。让大天狗杀人,他有一千零一种方法;让大天狗抚养人,他宁可去杀人。

眼瞅着自己深陷奶粉奶瓶呕吐物排泄物堆无法自拔,眼瞅着自己告别白衣如雪来去如风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生活,大天狗抑郁了。

好不容易出任务回家的荒进门就挨了大天狗疾风暴雨般一通数落,怀里被塞进一个奶娃,只听清一句“我要我自己的生活”,荒一脸...

那小谁真是宝藏,开脑洞开到犬科动物接种疫苗+绝育。大舅表示蛋疼,需要先*个荒酱压压惊。

大舅织毛衣wwwwww萌出血~


藻荒圣诞番外(完结)

皮够了,再闹要被关小黑屋的。

来啊来啊

修改完毕,就是个中年男子同居日常。

9 25

狗命要紧,天亮继续,皮这一下很开心(略略略

玉藻前一口气憋得嗓子疼:这都什么套路?荒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怒火攻心,欲火爆肾。玉藻前不舍得叫醒枕边人,进厨房开冰箱,叮泠泠脆响,倒了整杯冰块,加满苏打水,先干为敬。毕竟都是同行,玉藻前表示理解,你睡我也睡吧,悻悻然躺平,朦胧睡去。

一觉睡得安稳,黎明前照例发生了奇妙的生理反应。玉藻前本懒得理,只是这梦境太真实:紧致温热的包裹,滑腻柔软的触感……一阵紧似一阵的吸吮让玉藻前舒服地叹息,他挺动腰胯以便更深入那片温柔乡,却听到意外的声音。玉藻前还处于植物性神经支配之下,全凭职业精神支撑,勉力分析——好像是有人干呕。为什么会干呕?玉藻前梦回课堂,老师在讲台前声嘶力竭:“同学们注意,呕吐是临床上最常...

2 2

藻荒圣诞番外

玉藻前: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你想好送我什么礼物了吗?

荒:圣……诞?是指我的生日吗?

玉藻前一惊,圣诞节,顾名思义,的确是和神明的诞生有那么点关系,大概是在人间待久了,自然而然接受圣诞节互送礼物的设定,完全忽略了宗教意味。既然荒问起……

荒似是有些惆怅,极目远望:“我好像,从来没收到过礼物呢。”

玉藻前不知不觉收敛了戏弄的心思:“既然是生日,不如我来送你吧。”

荒低头笑笑:“没关系的,我对礼物也没什么期待。”

玉藻前不容他多说,轻轻摆手:“就这样定了。”


荒说从来没收到过生日礼物倒不是撒谎。作为神明,在遥远的、尚有名字的年代,享受过烟火供奉。时过境迁,人事皆...

4 25

藻荒现代(二)

淡漠的蓝色天空浮着几丝懒洋洋的薄云,晴好的冬日,阳光都格外殷勤些,照得医生办公室通亮。窝在窗边晒得全身热烘烘,查房归来,玉藻前贪恋温暖,果断抛弃阅片灯,对着自然光细细打量新鲜出炉的动脉造影片子。

“不错啊……嗯?”什么时候自己染上了自言自语的毛病,怕不是老了?

思路重新回到工作:开给云外镜做的单子总比其他医生接手的回来快几分,这个家伙不简单。

云外镜教养极佳,也许是父母开明,也许有留学在外、异乡水土灵秀的功劳,业务娴熟是分内事不多提,单说和科室上下的相处:放射科主任是建院以来的元老,和他高水平技术一样出名的还有他的难说话,一言堂起来,除了老院长无人敢撄其锋芒,连当家少爷副院长也要退避三分...

2 14

“荒从沉入海底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完整,丢失了某些东西,再也找不回来。”——受某太太对荒酱的印象启发,结合四魂一灵理论,捏捏古事记,开个脑洞。

荒以幸魂代己身,镇压大国主;分裂和魂为辉夜姬,陪自己生活在夜之原;奇魂于降世后,因被人类献祭沉没海渊。荒徒具神明之躯,仅存荒魂,不完整的神格导致力量虚弱,因此无法像从前那样作为月读见尊与天照联手。(从天照的角度出发,没有月读的力量就无法重新镇压来自幽世的大国主。)荒想重获力量进而推翻天照,必须抓住镇压大国主的机会,补全四魂重铸直灵,从天照手中重获天从云剑,扫荡高天原的旧势力,建立自己的政权。

御馔津在云外镜(神明的卫星遥感测绘工具)协助下,遣地震鲶拿回...

3

老泪纵横,被恶魔城萌到鸡血沸腾,Belmont太惹人怜爱了吧,A少上啊,好好疼他!喜提两男一女非死亡三角组合。Sypha小姐姐吐槽+理智担当,竟隐约有操碎了心的老母亲影子,为什么这么可爱?我发誓我会把持住自己,站定Belmont受不动摇!

23 6

藻荒现代(一)

又不造叫什么好啦。资料查得也不到位,写写自己开心,走过路过错过就错过,不可惜的,相信我。(正直脸)


夜之原

荒仍保持着每天登上山顶的习惯,不是为了目送太阳,而是去侍弄他那片奇异林木。

玉藻前走后,狐之林虽长势趋缓,却越发杂乱。荒看不过眼,又不好假手于人,不得不尝试亲自修剪枝叶。枝条触手滑润,清透如冰而无透骨阴寒,修剪下来也并不融化枯萎。荒带着几分好奇,带回住处。

搭配合适的器皿颇费一番功夫。荒盘膝而坐,一手撑住下颌,看着兔子侍从鱼贯呈上翻箱倒柜的成果,只管摇头。眼瞧着兔子们累得耳朵都耷拉下来,还是辉夜姬救了场:

“大人看这个瓶子好不好?”

荒看了看朴素的窄口大肚土瓶,正待摇头,...

3 16
 
1 / 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