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们,这个号被封了,发不了文,别关注了。我发文会打tag,最后一章,两千字完成,继续继续。

啊~~~无比羞愧,和想象皇帝家天天吃蛋炒饭没什么区别嘛。

2

寒江难渡13

还差一个番外,加油。

荒已来不及担心八百比丘尼,他召唤流星,协助匣子少女建立防线,勉强自保,及至大殿,原本华美的屋宇在玉藻前的怒火之下化为废墟,遍地焦尸,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幸存者不知是受惊过度还是难耐伤痛,嚎叫声不绝于耳,贵族的优雅矜持荡然无存。

“玉藻前!”

历此大劫仍挺立如松的只有那个大妖。玉藻前仰脸直面荒:“看来,你我之间是免不了一战了,能杀死神明也不枉此生。”

姑获鸟目眦欲裂,扬眉拔剑,被荒拦下:“你有你的任务!带领桃花樱花和辉夜姬救护伤者,雪女灭火,不许有异议!”

“荒大人,还有劳山兔妹妹跑腿,通报全城阴阳师共御强敌。”

是晴明!荒几乎忍不住微笑,循声看去,一目连护着晴明...

4 20

寒江难度12

最怕写细节,对不住了。

“交出草薙剑的碎片,束手就擒,或可求得高天原的宽恕,饶你性命。”无声无息,荒已至近前。

玉藻前从容转身,打量着骨龙上的荒:长发紧束于背后,半边胸甲掩在浓紫色的战袍之下,护肩只有右半边,端的自信,腰间挂着长短两柄刀,不知何时饱饮何人的鲜血,不知那人又犯了何等罪过。

玉藻前揭下面具,一双金色的眼瞳灿若星辰:“荒,你与我同样被这浊世所伤,因此,我不曾想与你为敌,若你苦苦相逼,我也不惧一战。”

荒不理会玉藻前的话:“交出来!”

玉藻前轻笑出声:“那就看神使大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话音未了,身子向后直直躺倒,坠下高塔。

荒一惊,骨龙性灵,不待主人驱使,立刻追了下去。下...

5 17

恶魔城第二季快来了(苍蝇搓手),有太太吃阿鲁卡多X贝尔蒙特吗?互换亦可。第一季末的打斗我能看一百遍,吸血鬼与吸血鬼猎人什么的不要太美味,各位太太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恶魔城动画看起来!

7 3

寒江难渡11

(爆字数,先发一部分)

葛叶,见字如面。

很久没给你写信了,这次有很多话说,听完你大概会骂我是个傻瓜吧。

我见到了你的孩子,他已经是一个阴阳师了,第一眼看起来不怎么可靠,让我很是担心了一阵子,慢慢相处下来却发现,他恐怕已经不需要我的照顾了,说不定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呢,不愧是你的血脉的继承人。他很像你,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你,总让我想起和你一起在青丘的点滴,如果可以,我真想在这里生活得更久些。

葛叶,原谅我,我不得不给你的孩子出难题。不过在晴明之前,也许会有另一个人更加头痛呢。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宫里的大人物吗?真意外,他也在这里。你曾对我说过,愿意接受命运给予的一切。这位大人物,对命运的理解...

4 20

生日,农历七月十五

男人守在产房门前一天一夜了。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他就当爸爸了。
女孩很好,男孩也不错,只是一个孩子有些孤单,两个又怕负担不起。该叫什么好呢?为了起名字,老婆还跟他堵了一回气,不能犯老人的讳,不能太菜市场,要特别,要有韵味,要朗朗上口,还不能太复杂——万一小孩子犯错被老师罚抄名字一百遍,叫个“曦”可是哭都哭不上调。
男人等着想着,焦灼又甜蜜。怎么还没生出来?之前看过的产房中种种凶险如火山口里的熔岩泡,在脑海里此起彼伏。男人起身凑近产房门听,听不到什么,看更是白费力气,这自动门连扇窗户都没有。
这“不久”到底要多久啊!
男人一屁股墩在长椅上,不由自主地抖脚,长椅不平,与抖动同频地吱吱呀呀,夜深人静特别牙酸...

2

寒江难渡10

数珠本是佛前圣洁之物,受经文感化灵犀顿开,如今被人类硬穿上魅妖,轮回之无情混合诅咒之毒,堪称蚀骨噬心,如不清理干净,治疗事倍功半尚在其次,毒素深藏体内早晚是个祸害。姑获鸟从隔壁搬来救兵——花鸟卷。这花鸟卷看似纤弱文雅,实则霸道非常,一身高爆伤满暴针女,用来拔毒的归鸟只只如刀。虽说硬汉扛得住猛药,也架不住从头到脚刀刀剔骨的痛。荒被樱桃小姐妹和姑获鸟一目连八只手牢牢按住,几度昏厥,疼得口不择言:“不穿树妖不穿珍珠,你也算治疗?!”

花鸟卷堂堂闺秀,不好跟伤员计较,旁边一道陌生的男声替她回以颜色:“看你还有力气还嘴,想必没什么要紧,大小姐不用客气,再加把劲。”

紧张的气氛陡然一变,连姑获...

2 21

藻荒9

4 25

意料之中,其实什么都没有。

3 32

藻荒7

御馔津的庭院大概是整个阴阳寮最美的了,倒不是姑获鸟有意厚待,只是作为代表希望的女神,庭院里怎能不花开如锦?

原本的竹筒更漏和青石水池在花朵衬托下越发质朴,规律的水声打破幽静。

此刻御馔津正压抑着满肚子怨愤,听荒难得的唠叨。

“就让一目连陪你练习吧。”荒做了总结,一口茶没送到唇边就被拒绝。

“不要!”

“津津。”荒皱起眉头。他到寮里一年说过的话都不如今晚说的多,原来都白费。荒叹气,耐着性子发问:“你至少要告诉我原因。”

御馔津掉了几颗眼泪,哽咽着说了几句。荒没听清:“什么?”

“他喜欢你!”少女豁出去,冲着长辈吼出真相。

荒没明白,御馔津索性说清楚:“他喜欢你,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喜...

8 23
 
1 / 8

©  | Powered by LOFTER